欢迎浏览中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网站! 今天是:

点击排行

联系我们

中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59号新华大厦
电话:010-88653118 
邮编:100045
邮箱:zgjstzjt@163.com

慈善信托管理办法出炉 带来三大利好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慈善信托管理办法出炉 带来三大利好
*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7-31 * 浏览 : 37

  7月26日下午,业内期待已久的《慈善信托管理办法》(银监发[2017]37号)(下称“办法”)正式发布,标志着我国慈善信托规制体系基本建立。

  “管理办法对慈善信托有三大影响,分别是有利于统一监管尺度、有利于发挥慈善信托灵活优势、有利于提高慈善信托财产管理的专业性。这三方面未来会对信托公司设立慈善信托有较大的促进。”国投泰康信托研究发展部总经理和晋予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此次《办法》对慈善信托的促进措施不可谓不强,包括免计风险资本,免予认购信托业保障基金等,此外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可根据自身情况,制定和出台促进慈善信托事业发展的政策和措施。

  《办法》制定的主要负责人、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称:“我们已经把能给的优惠条件都给了。”

  不过由于税收问题并非银监会能单独解决,本次《办法》虽对慈善信托税收优惠做出原则性规定,但具体方案仍有待进一步出台。“进一步强调税收优惠,但还是没看到明确的政策,可能有待跟税收部门磋商,出台进一步的规定。”中铁信托副总经理陈赤称。

  慈善信托迎三大利好

  虽然信托参与公益慈善事业可追溯至2008年甚至更早,但慈善信托真正迎来爆发还是在2016年9月1日首部《慈善法》正式实施后。

  《慈善法》中专设“慈善信托”一章,且明确信托公司可以担任慈善信托受托人,带动了一波慈善信托设立热潮。

  彼时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梳理,参与首批慈善信托产品筹备的,包括国投泰康信托、平安信托、中航信托、中诚信托、长安信托、四川信托、兴业信托、华能信托等近十家公司。

  据统计,自2016年9月1日《慈善法》施行以来,共成立慈善信托32笔,实收信托规模约1.24亿元,涉及扶贫、教育、留守儿童等多个慈善公益领域。7月25日,中信信托正式设立规模5亿元的“中信·何享健慈善基金会2017顺德社区慈善信托”,是截至目前国内信托业受托规模最大的慈善信托。

  不过在慈善信托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是会遇到很多细节问题,包括《慈善法》的相关规定还不够明确,慈善信托税收优惠问题并未真正解决等。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办法》推出首先解决了慈善信托备案管理不统一、执行不一致的情况。“过去民政部下发过151号文,但是针对慈善信托的备案、运行管理、变更等实际操作层面,各地民政部门没有完全统一的尺度,做法不太一致。慈善信托具有模式多样、操作灵活的特点,在备案及后续监管方面需要科学、合理的政策指导。”和晋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他认为,相较于去年出台的政策而言,《办法》在政策科学性、操作性、全面性方面都更加完善。据了解,《办法》共9章、65条,涵盖了总则、慈善信托的设立、慈善信托的备案、慈善信托财产的管理和处分、慈善信托的变更和终止、促进措施、监督管理和信息公开、法律责任、附则等九个方面的内容。

  此外,《办法》对慈善信托财产管理和运用约定更灵活。第三十条规定,慈善信托财产运用应当遵循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可以运用于银行存款、政府债券、中央银行票据、金融债券和货币市场基金等低风险资产,但委托人与信托公司另有约定的除外。业内人士称,这让信托公司可以更灵活的进行资产运用,充分发挥信托公司专业资产管理能力,助力慈善信托财产保值增值。

  另外,《办法》考虑到了慈善信托实践中反映出来的需求,其中第三十八条规定,根据信托文件约定或者经原委托人同意,可以增加新的委托人;增加信托财产;变更信托受益人范围及选定的程序和方法等。

  “这些都是以前的文件没有做出详细规定的。此次办法的制定,在大量慈善信托的实践基础上不断总结经验,吸取了各方的有益建议。”和晋予称。

  税收优惠待解

  一直以来,税收优惠都是业内非常关注的问题。

  两会期间,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在21世纪经济报道撰文称,从国外慈善信托的发展实践来看,发达国家均不同程度地利用税收的杠杆效应来引导社会力量推动慈善事业更快、更好发展,在慈善信托设立、运作等环节均实行不同程度的税收优惠政策。

  而税收优惠的制度缺失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慈善信托发展。以部分信托公司实践为例,为满足委托人的税收优惠要求,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必须与慈善组织进行合作,利用其可开具捐赠票据的功能进行操作,从而解决委托人慈善信托财产的税前抵扣等问题。因此,信托关系之外额外嫁接了捐赠或者项目执行等环节,增加了成本、拉长了链条,并且可能引发慈善组织是否能够以捐赠的财产设立慈善信托等不必要的法律风险。

  本次《办法》提出,“慈善信托的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享受税收优惠。”对慈善信托税收优惠做出原则性安排,有进一步明确和推动慈善信托税收优惠之意,但尚无具体方案。

  “办法并没有完全解决税收问题,因为这并不是银监会能够决定的,还需要财政部、国税总局对慈善信托进行税收规定。”一位华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称。